原创 大连人递补重庆队参加中超,如何理解中国足球的缝缝补补又一年

原标题:大连人递补重庆队参加中超,如何理解中国足球的缝缝补补又一年

5月27日,中国足协发布公告,宣布取消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格,大连人递补参加2022赛季中超联赛。

基本上,当重庆队退出那一刻起,大连人递补重庆队早已经成为预期中的必然。

那么,当预期中的第二只靴子终于落下,我们如何理解中国足球缝缝补补的又一年?

一,重庆队的解散,基本上就是江苏苏宁的标准复制,但也说明了中国足球现状的无药可救。

当初谈论股改的时候,当代集体老总艾路明因为谈判不顺说出一句气话:江苏苏宁夺冠都可以解散,重庆队为什么不能?

当现在艾路明一语成谶,重庆队完全复制了江苏苏宁的解散,各种债务基本上都成为坏帐,球员失去工作,而且没有追回欠债的可能。

最后彻底人财两空。

我们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,当未来出现再一支解散的中超球队,我们看到的依旧是相同的故事,相同的套路。

中国足球的现状就是如此的其兴而勃焉,其亡而忽焉:我们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。

更奇葩的是,挥一挥衣袖,中国足球竟然没有被带走一片云彩。

中国足球从欠薪到解散的肥皂剧的连续上演,说明了中国足球现状的无药可救。

二,大连人等待戈多的终于成功,告诉所有人的其实是伤心是一种说不出的疼。

事实上,从去年大连人输掉附加赛降级那一刻起,所有的观点就是大连人作为第一递补,回到本赛季的中超联赛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因为对于中超联赛来说,从河北、重庆到广州武汉,已经有不止一支球队面临着随时解散的问题。

而当大连人通过竞聘请来谢晖,所有人都认为谢晖终于找到了证明自己的最好时机。

去年的酒后失言,使谢晖辞去南通支云主教练,在离任南通支云的长文之中,谢晖推荐了他喜欢的一本书——安·兰德的《阿特拉斯耸耸肩》。

谢晖引用了其中的一句话:“你不能把这个世界,让给你所鄙视的人。”

万达集团退出大连人,给大连人留下了三年的运营费用,这使得大连人本赛季拥有了5000万的运营资金。

相对于广州队包括参加亚冠的1600万,这已经算是一笔巨款。

本赛季的大连人,在上赛季的青春风暴的基础之上,已经确定派出全华班出战。

因为欠外援薪水,大连人与上海申花一样,遭遇到了注册禁令,所以虽然谢晖已经开始着手联系重庆队的数名球员,但是大连人等待戈多成功之后的尴尬,其实也正是现在中国足球太多拿不出出手的一部分。

谢晖信奉的另一句话是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

对于中国足球来说,更应景的话是,伤心是一种说不出的疼。

三,新疆天山雪豹四年三次递补中甲的帽子戏法,我们看到了中国足球缝缝补补现状背后的得过且过。

4月25日,中国足协官宣了中国足球三级联赛的参赛的准入名单。

上赛季又一次降入中乙的新疆天山雪豹,再一次递补到了中甲联赛。

这已经是四年之内,天山雪豹队的第三次递补。

新疆天山雪豹的中甲递补帽子戏法,并不是因为天山女神的庇护,完全就是因为中国职业足球的不成熟、不科学和不规范。

因为需要,我们开始不顾一切的股改。

因为需要,我们开始不顾一切的中性命名。

因为需要,我们开始不顾一切的归化。

因为需要,我们开始不顾一切的普及。

而所有的一切都被奉上以改革之名。

因为被讽刺,我们的足球从业者和相声小品演员们陷入骂战,虽然理所当然在以卵击石之后被杀得体无完肤,但好歹我们终于知道,原来这个行业的从业者还知道什么叫做脸面羞耻。

女足亚洲杯夺冠,马上再次被抬上神的高度,因为非常时期的中国足球,终于找到了真正的脸面支撑,哪怕女足的热度只持续了两个星期。

而孙兴慜捧得英超金靴,中国足球从业者突然再次集体失声,因为他们害怕媒体的再次鞭尸会物伤其类而使自己沾上同行的血水。

当这些所有糅合在一起,我们就把看到了中国足球最真实的基本面:欠薪,低水平,没有改变现状的勇气,永远的缝缝补补和得过且过。

于是,老板假装给球员发工资,球员也在假装工作。

于是,天津天海、江苏苏宁和重庆队这样的悲剧就开始连续发生。

于是,中国足球的一切都在无法挽救地走向庸俗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作者 admin